少妇口述:我和邻剧的性爱故事细节全文

2016-07-23 21:34:27    cici

说起那次我和邻剧之间发生的性爱故事细节全文,还得从前面说起。记得那个时候,我和老公在同一个单位工作。虽然我自己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的小女生,但老公却是本学本科生,而且在工作方面一直很努力,且特别出色。所以,早早的就进入了公司的管理层。

老公林文到底是个有文化、有本事、有水平、还很有幽默感的一个男人。尽管我一直认为,女人不能过早的和男人上床,但对于一个这么出色的男人,我真的害怕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所以,很快我就被他征服在了他宿舍的单人床上。最终,还成了她名正言顺的老婆。

结婚后,幸福的两人生活持续到96年就暂停了。那年我生了小宝宝,婆婆过来住着侍侯我坐月子,单位分的一间房子住着我们老少四个人,连茶几都撤了摆成床。

老公去房产科申请房子,但几千人的大型企业,排队要房调房的上百人,都用眼睛盯着,想走关系却连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打发婆婆回老家后继续凑合,年轻夫妻都是这么个状况,很多人还都住在青工楼上用楼道做饭过日子呢,我们至少还有厨房,知足吧。

第二年开春,双喜临门,先是林文升了职,接着就因他是干部而给我们调整了住房。

房子很大,四十多个平米,可是结构不好,一个门洞住着两户。进门右手是厕所,只有一个,两家共用,紧挨着厕所的是另一家的厨房,并排着过去就是我们的厨房,然后直角对着大门的是我家房门,他们家房门在左边,和他们家厨房正对着。

两户房间的结构大同小异,进门一个房间,然后在这个房间的一面墙上开个门,套着进去又是一间,俗称「穿堂葫芦」,只是在面积上我家比他们家大将近10个平米,自然一切感觉就是把他们家放大了分给我们。

我们的新邻居是一对比我们大五六岁的夫妻,因为都在一个厂里工作生活,所以大家互相见过,知名知姓,只是没打过交道说过话而已。

男的叫李见兵,人很精神帅气,平常在马路上看见,总是修着整齐的边幅,衣服干净,裤管笔直,折缝清晰。女的叫孙惠,属于瘦弱型的,清秀修长,很漂亮,和她老公站一起,非常般配。

晚饭后,工厂居民们喜欢到广场上散步,那里总能看见他们夫妻,有时候还带着孩子,很恩爱。人都一样,对美好的、漂亮的东西感兴趣,我们俩也不例外,觉得能和这样的夫妻做邻居很不错。

我们只知道他们这么一对人,具体的底细并不了解,想着他们是不是小气的人,是不是难缠的人。总归我们要生活在一个走道上,出进厨房,上厕所,而由这些生活细节所带来的个人习惯等等,是不是能互相接受,互相体谅,都是我们担心的问题。

林文不是个爱说话的人,搬进去后只是和他们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就互不相干地开始生活。我是个开朗的女人,想象中两家像亲戚一样,来回串门吃饭,打牌玩耍,热闹而又愉快,

谁知道住几天发现他们并没有对我热情的招呼给予太多回报。老公解释说也许他们心里不舒服,不平衡,我们到底年轻,怎么就能住比他们大的房间?再说了,男人都有好强心理,那李见兵难道就不觉得主动和比他小而且做了干部的人说话有巴结的嫌疑?我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但认为林文总是装个干部脸也是影响我们关系的原因之一。

好在接下来的生活中发现,他们除了不怎么愿意和我们亲近外,并没有计较和难缠的毛病,我多打扫厕所拖走道或者孙惠多干,都没见他们从脸上反应出来过。这很欣慰,住家过日子,只要没有大的问题,各过各的,为什么一定要打成一片呢?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我的孩子一岁过了,还偶尔有半夜里喝奶的习惯,老公工作忙,睡下就像死猪,孩子哭了只有我爬起来热奶或者掂尿。

搬进来也就一个星期吧,一天晚上,我起来给孩子热奶,然后躺着喂,喂着喂着,他就睡着了。

就在这时候,我隐约听到隔壁有女人的哭声,声音很低,似乎故意压抑着,却又憋不住要发出声来。半夜了他们还吵架呀,弄的哭哭啼啼,真是的,我拉了灯,躺下睡觉。可是那边还是有轻微的哭泣声,弄得睡不着,那声音一直不停,持续到我听得瞌睡,进入睡梦,连梦里似乎都有人哭。

早上跟林文说,他说哪个夫妻不吵架,他骂我,再抽个耳刮子,看我同样不哭半夜,没事瞎操心。去厨房洗脸刷牙,等着孙惠出来,然后赶紧出去碰上,她微笑着和我点头,除了眼眶稍微有点红,看不出吵架的样子,因为马上就听见她喊李见兵的声音,语气里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

相关文章